您的位置:
> 文章详情页

从作者出发对《古潭的声音》中美瑛形象分析

发布日期:2021-12-20 14:22:23   作者 :Aler    浏览量 :195
Aler 发布日期:2021-12-20 14:22:23  
195

摘要:美瑛这一形象在《古潭的声音》中占据着相当重要的位置,通过对田汉创作主张和创作意图出发,再联系相关作品细节进行思考,可以看出美瑛是一个易塑且易破的飘零者,沉迷幻想的旧浪漫主义者,同时也是现实与精神割裂的崩溃者,可悲者。不同于诗人拥有独立的思想,灵与肉的一致,新浪漫主义,美瑛的形象更能反映 田汉所处时代的女性形象.。

关键词:《古潭的声音》;美瑛;田汉;漂泊者;旧浪漫主义者;可悲者


引言

美瑛这一角色在田汉早期戏剧《古潭的声音》占据着相对重要的地位,田汉在第一次创作时,勾画到美瑛,但并非舞台角色,只是一个虚设的角色,但是正是由于美瑛的设置才更好推动剧本的发展,这种动力是无形的。许多研究者总是肯定、赞美甚至歌颂美瑛,却避开了田汉作为创作主体的因素对剧本的影响,本文则尝试从作者田汉的创作主张和创作意图出发,结合文本细节分析,对美瑛形象的精神特征进行深入分析,加强对美瑛的形象的认识。


一、易塑易破的漂泊者

“ 田汉创作《古潭的声音》剧本并不是以唐叔明一个人为模特儿的, 而是田汉对整个社会对所有“女孩子”的看法与感慨”。所以美瑛这一角色并非完全与现实真人相映合。但在田汉笔下的美瑛却也饱含着田汉的某种幻灭前的挣扎。“两个 月没回来,这屋子早给她收拾得这么美丽了!(坐下见几上有书,哦,这孩子居然看起书来了。”再有母亲有信来说她这两个月不曾下过楼,她倒真是个勇于改错的孩子……想想一个曾梦死于纸醉金迷的世界里,一个肉的迷醉的人如今安静的读书,这是种蜕变。美瑛在田汉的笔下诗人手中轻松玩转。美瑛的精神的贫瘠使她极易改变。很明显诗人从尘世的诱惑中救出来的美瑛是一个不愿意读书的人,他把她救上 高楼,想改变的她的 生活,但他的努 力最后 又失败了,美瑛 又被古潭诱惑走了。美瑛又易破。易塑易破都源于美瑛的灵魂随时随刻望着“ 山外的山,水外的水,世界外的世界,她刚到这一个世界心里早做好到另一个世界的准备”。漂泊者的姿态。真正的精神漂泊,生命不能有一刻凝固,灵魂也不能有一刻的安宁,田汉的挣扎也来于此。他看到了美瑛的改变,看到了时代女性的美好的一面,有了希望,可以继续努力,却也看到了一切的破灭,美瑛形象易塑且易破的漂泊者支离了田汉心中所有理想的“美人”。 而这也正是 田汉想要传达出来以美瑛为模本的时代女性。

事实上,剧本关于美瑛的描写没有。但好多诗人的台词从侧面均烘托出漂泊者的形象,美瑛在跳进古潭前曾长久于阳台上吹风说是为了解闷,但美瑛却看到了远 方唱歌欢迎她。诗人问老母,老母只看到风吹落叶,田汉在此便埋下伏笔,为剧本情节发展需要。紧随,美瑛在一番对幻想诱惑的追求角逐下,沉于永远的诱惑(古潭),留下一首诗,呼应美瑛沉潭前与老母的对话,迎合田汉所设伏笔,诗写道深深不可测;沉潜的月光;奇花舞动,这是向往诱惑的理由,漂泊者追求

的就是这种永远且美好的东西。“美瑛不是一个被拯救了的堕落者形象。而是无

尽探索本能的象征,不息的探索精神使她不可遏止也要奔向新境界”。漂泊者的身份更适合这种追求。


二、沉迷幻想的旧浪漫主义者

在《古潭的声音》中,诗人曾一度把美瑛安顿于高楼,但美瑛跳出诗人所提供的 高楼,美瑛为什么会跳出高楼,随即又跳进古潭,这就要分析美瑛的人生态度了。

田汉早期崇尚新浪漫主义,而美瑛的角色则是旧浪漫主义者的形象,她沉迷幻想,保持着“睡梦”的状态,“睡梦”与“醒梦”也正是新浪漫主义与旧浪漫主义的最大区别。美瑛在沉潭前看到的那些招手那些美景。通过老母看到的形成对比,突出美瑛幻想的意境。清晰刻画出美瑛的旧浪漫主义,而正是这种旧浪漫主义使美瑛在现实与精神割裂下崩溃,“如 黄日葵:“我们的生活是火坑里的 生活,除了自然给我们一点愉快和精神上构造一所乐园,简直要闷死了!”美瑛就是在诗人把她从物质 王国“尘世诱惑”中救出,然后把她安置于超凡绝尘的高楼上(精神与灵)后,向往“灵”的世界,想拥有自己解闷的精神世界,由着幻想诱惑沉入古潭。追求更于 高楼的精神世界,而田汉所塑造的“古潭是什么,古潭是远远强大于诗人的力量,是漂泊者寄托灵魂的地方,是一种诱惑探索与热情的所在”

田汉通过塑造诗人的形象来引出美瑛,描写到诗人南国回来带了明珠、荔枝、 香 水、丝袜之类的“物”的象征给“住于 高楼”上的美瑛以安慰。但此时在被诗人从“物”的世界中的美瑛已无感于这些东 西,而幻想于灵的世界。“物”的世界正失去魅力,“灵”(精神)不断诱惑着她。古潭便是另一个世界,美瑛本质的旧浪漫主义者加深古潭的魅惑 力。她投入古潭探索“灵”的天地的世界,不朽的艺术之宫。这样的结局是田汉创作的特色,看似悲剧实则戏剧性陡于眼前。


三、拨动性格琴弦的可悲者

美瑛是怎样一个人,田汉在《古潭的声音》开篇这样侧面着色,“啊,我要不是这个楼的主人,我怕早做了你的奴隶了。啊,怎样的把人引诱向美的地狱里去啊”!清晰看出美瑛是一个时髦女性。她属于摩登,霓虹随她闪耀,然而就是这样一个 女子,诗人将她从纸醉金迷的世界引入诗人为她构置的精神高楼。 无疑俗语“江 山易改本性难移”。悲剧就不可避免地要发生了。”她从“物”欲 走出追求“灵”的世界,这种大的逆袭,冲击着她的灵魂,本就没好精神世界的美瑛。一时间去追求 高尚的东西,没有把握度可言,以致在诗人南行之际,精神使然,投潭而死。“许多研究者认为田汉写的是看悲实喜,毕竟最后美瑛找到了精神世界,虽死犹生。”但反之看来,美瑛仍是年芳灿烂的女子,时光静好,为什么去改变自己性格去生活呢。诗人也并没有要求美瑛变成什么,所以从这看来,美瑛是可悲的,她违背生活的常理去生活,终无法操纵新生活的罗盘以死祭奠。

 “ 田汉语言风格偏于华丽,或竭力炫耀色彩的绚丽,或排列奇魄的物像来反映一些环境或人物”。”埃及模样的围 巾啊,黑色的印度绸啊,南国的绸鞋啊,红色的帽子啊……天才的乐谱啊,南国奇花制成的香水啊,杨玉环爱吃的荔枝啊,鲛 女哭出来的珠子啊,”极具绚丽的词反照出本该属于美瑛的生活尽肆奢华啊,而就是这样一位女性,即使诗人将她置于高楼中,但仍旧在乎她的精神世界(本初的)安慰她。然而,美瑛在进入高楼便与这东西切断了最后一丝留恋,已经全然于“灵”的世界,所以她是可悲的,她固然找到了更好的目标,但却迷失了最初的 自我。只有认清自己,不迷失才会更好前进,而美瑛却由于诗人导火自己亲手铸就了自己的悲剧,从人性理论上,美瑛是可悲者。最后的她已非自己,非自己的她,也就只落得个沉潭。她与诗人的爱情也由此画上句号。人身分裂,爱情又可悲,可悲莫过于此。

“不过我总相信现实生活虽冲突我们的理想生活,我们总得克服它,如何去克服他,我们总得理解他,即使不理解他,于是我们依然自然征服自然归人类的胜利 一样,也依现实的生活的法则征服现实生活归思想的胜利!必是才能有灵肉协调,物心一如之妙。”美瑛做到的便不再悲剧,美瑛是理解了他,那是变形的理解,并没有依现实的法则征服,而是以牺牲为代价。这样的悲剧注定可悲,美瑛已死,可悲泛满“古潭的永响之声”。


结语

前文分析了《古潭的声音》剧中美瑛形象的三个特点,综合看来,美瑛更能反映 田汉所对女性的幻想破灭,以及对时代女性的真实写照。

美瑛形象的塑造不但能给当时女性以警醒,也能给现代女性以新的启发,它启发 女性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、追求。构造自己的精神世界但要张弛有度,不断充实,理性看待。

ldquo
美瑛
田汉
关于养护
商家服务
支付方式
日常养护
鲜花知识
插花艺术
免费配送
顺丰保障
定制礼盒
支付宝
信用卡支付
银行转账
关注公众号
扫码一对一服务
云计算支持 反馈 枢纽云管理